惠州市乾元国学研究网 > 乾元动态 > 科技金融的发展必定是大势所趋

科技金融的发展必定是大势所趋

来源:hg0088 发表时间:2019-03-01 09:37
    在香港,其实好几个明星企业的业绩其实都非常的差。二级市场已经进入一个非常理性的状态。前几年其实很多赛道是投资人造出来的,如今整个市场趋于合理,对于投资人来讲,现在要面临的是LP(有限合伙人)对他们的业绩有要求,因为LP在二级市场亏了钱。我们不能说要烧钱创出一个什么样的市场,而是真正活下去要有怎样的商业的模式。亚洲各国金融科技监管经验,黄益平介绍,“谋定后动”是所考察的几个亚洲国家金融监管的思路。无论是新加坡还是泰国,都对金融科技持开放的学习态度。面对新技术和先进经验时,一般会进行一段时间的研究,了解金融科技可能会对目前的金融体系有哪些提升、具有哪些风险、监管部门是否可以通过一些政策更好地服务经济等问题,最终根据相关研究制定发展规划,少走弯路、稳健发展。科技金融的发展必定是大势所趋,根据艾媒咨询发布《2018- 2019 中国金融科技专题研究报告》显示,消费金融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预计为82.8%。 2018 年市场规模为19211. 7 亿元, 2019 年有望突破 30000 亿元大关。
  如今,金融科技企业从做2C的市场风向开始往2B扭转。创业者也对于科技金融行业依然充满了想象。但在资金寒冬下,他们该如何蛰伏取暖,破茧而出?
  日前,在由前橙会主办,初橙资本、芝麻信用、云车科技联合承办的“ 2018 阿里校友创业黄埔榜暨新年酒会”上,云锋金融CEO李婷在现场就金融科技在新一年的挑战与机遇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美国在今年层层加码的贸易战,对于资本市场的整个定价体系有非常大的影响。 2018 年的二级市场血流成河,到一级市场我觉得大家才刚刚开始对于估值、对于赛道有一个比较稍微清醒和现实的估计。为了明确中国金融科技在国际上的相对位置,同时把好的做法引进来,也将成功的实践介绍出去,促进全球金融科技的健康发展,近年来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组织了一系列国际交流与考察活动。 00”目标,即到2021年,聚集各类投资机构1000家,聚集各类金融要素和服务平台1000家,实现中小微科技企业融资1000亿元。
  《规划》强调,西安要聚焦完善科技金融投融资机制,形成创新发展合力;依托板块产业优势,强化科技金融区域功能;吸引各类风险投资机构,助力科技创新创业;聚集金融服务机构,完善科技金融要素市场;持续创新科技信贷,拓宽中小微企业融资渠道;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改善优化融资结构等六大重点任务,构建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
  《规划》指出,西安要走创新发展路径,完善科技金融服务平台,借力高校院所体制改革,支持硬科技小镇建设,实施人才战略,努力打造西部领先、全国一流、国际有影响的科技金融创新中心。各监管部门要对金融科技企业进行牌照管理、设定准入标准,同时明确一套规范的 “监管沙盒”的操作流程。不管如何定位金融科技企业,只要直接从事与金融交易相关的业务并且可能引发金融风险,就应该有严格的准入门槛。利用“监管沙盒”支持金融科技创新 的说法已经延续了几年,但一直没有落实。
  新加坡的金融监管采用功能与行为监管相结合的原则。MAS 并不关心企业采用了什么技术,只要发生相应的金融活动,就会按业务性质被纳入相关的监管框架内。监管不是主体导向,而是行为导向。以 ICO 为例,如果相关企业利用 ICO 发行证券(issue securities),就会被纳入 SFA 的监管框架内。不论是通过出售凭证、发布白皮书,还是通过ICO区块链技术,不管通过什么方式,只要产生发行证券的行为,都受SFA监管。泰国央行也采用了类似的监管思路。在划分金融机构的时候并不完全按照机构的类别, 比如泰国央行并不担心 TrueMoney 会侵占传统银行的利益。只要是从事支付业务,就遵守一 样的支付监管规则,持牌经营就可以开展相关的业务。中国及香港金融行业拥有近二十年经验,当中包括债券、衍生工具分析、风险管理、投资组合管理、销售及市场发展。加入云锋金融前,曾任道富环球投资管理(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高级董事总经理及亚洲区(日本除外)总经理。持有中国南开大学金融学学士学位及美国波士顿学院金融学硕士学位。2018 年,科技金融行业一直跌宕于过山车的高峰和谷底。一边是P2P公司暴雷,违规运营、资金链中断、商家跑路事件频发,创业者直呼遭遇市场寒流。另一边,却是头部市场布局热火朝天。
  二级市场已经进入一个非常理性的状态,对于创业者,这意味着在 2018 年以前,他们的策略是要快,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占领市场,烧钱也要跑出来。因为钱便宜,钱是充盈的。但是 2018 年以后,创业者觉得最主要的是要活下去。完全烧钱的模式,从投资端角度看,二级市场已经不认可了。
  案例:新加坡金管局(MAS)进行了六个月的研讨,理清了金融科技的发展思路 ,相比于新加坡,泰国政府发展金融科技更为积极主动。例如泰国实施了“国家电子支付总体规划” (National e-Payment Master Plan),这个计划是一个多部门联动的整体规划,主要由财政部负责协调,由央行(BOT)、劳工部(Labor Department)、审计总署(Comptroller General)等多部门具体实施。
  完善金融科技相关的基础设施服务是新加坡和泰国都在积极推动的重要工作。 建议由金融委或人民银行牵头制定一套“监管沙盒”的实施办法,借鉴亚洲国家的一些做法,金融科技企业可以提出申请,监管部门的审核主要考虑几个方面的因素:金融价值、技术可行性及潜在风险。允许符合要求的金融科技企业在给定的时间和区域尝试创新业务。
  政府集中力量为金融科技发展补短板,特别是加强政府数据的统一管理及对外开放。
  此外,报告指出,目前我国主要是以机构监管为主的模式可能并不适合于具有创新特点的金融科技行业。由于监管空白可能导致一些新的金融业态野蛮式发展,带来系统不稳定性和金融 风险。东南亚一些国家采用功能监管的模式,相对而言更能适应不同的金融业态和创新现状。蚂蚁金服在2018年 6 月宣布完成 140 亿美元天价融资。同时期,百度宣布拆分百度金融,成立独立运营的金融品牌“度小满”。而在2018年 9 月,腾讯FiT名称做出调整,正式以“腾讯金融科技”的形象在官网和微信号上露面……
  2018 年8月赴新加坡、泰国和印度等国访问,考察了东南亚与南亚等国家地区金融科技的宏观环境、业务实践与监管政策等。
  考察组主要走访、考察了新加坡金管局、金融科技公司 ECP,泰国央行、 金融科技公司 TrueMoney,印度金融科技公司 Paytm、孟加拉国金融科技公司 bKash 和中国香港的支付机构 AliPayHK,同时也参观了部分使用金融科技特别是跨境支付工具的商业机构。
  考察组重点关注亚洲各国金融科技发展的现状以及成因、金融科技的一些业务模式及在现实经济中的作用、监管部门的立场及一些具体的政策措施。重点关注了三个方面问题:
  亚洲四国金融科技行业整体印象北大国发院副院长黄益平在报告分享时表示,亚洲金融科技发展的水平差异较大。除了新加坡和中国香港,大多数亚洲经济体的金融科技起步比中国大陆晚、发展程度比较低、业务模式也相对初步。这些经济体的金融科技行业普遍具有三个方面的突出特征:
  从市场前景来看,亚洲四国金融科技市场广阔。正规金融服务不足,金融科技公司填补市场空白。除新加坡外,东南亚和南亚的金融体系并不发达,正规金融服务供给严重不足。东南亚60%的人没有银行账户,印尼、菲律宾、越南等国家的信用卡普及率低于2%。
  案例:泰国的 TrueMoney 和印度的 Paytm 主要针对正规金融服务不足的市场。泰国和印度银行卡普及程度不高,很多支付活动还是以现金形式进行,使用 TrueMoney 和 Paytm 进行电子支付则可以降低现金支付带来的高成本。另外,由于年轻人没有信用卡,他们无法给游戏充 值或者在网上购买商品,TrueMoney 可以为年轻人提供这些新的服务;而 Paytm 则为商户提供了更低的支付费率。
  从业务模式看,目前东南亚和南亚的金融科技企业的业务模式还比较初级,大多以支付业务为主, 同时落后的基础设施也限制了金融科技公司的业务拓展。但目前这些公司已经开始布局更加全方位及更高附加值的业务,也根据相关环境进行了业务创新,表现出了极大的发展活力。
  案例:以 TrueMoney 为例,它与当地最大的零售店(7-11)签订了合作协议。居民可以通过这种零售店将钱存进钱包。TrueMoney还建立了自己的ATM机器,方便居民存钱进电子钱包。孟加拉国也有类似的情况,由于银行网点覆盖不足,线上资金和线下资金很难实现便捷转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bKash 在全国 设立了187000家代理商。客户可以去代理商将bKash系统中的钱包余额换成现金。
  竞争方面,无论是中国的蚂蚁金服、腾讯、还是美国的亚马逊和谷歌,都在积极布局东南亚与南亚的支付市场,竞争十分激烈。但是,目前并没有哪一家公司处于市场领先地位。得益于这些跨国公司的推动,这些地区的本土金融科技企业也得到了迅速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国外机构在本国开展金融业务,各国的监管机构均比较审慎,一般不希望外国企业完全控股。但诸如蚂蚁金服、腾讯和陆金所等机构因为在中国相对比较成功,在国际上也有一定声誉,当地监管部门与金融科技企业都愿意与这些中国企业展开业务合作。目前大部分中国金融科技企业主要是以战略入股而非大股东控股的方式在东南亚和南亚开展业务。
  新加坡的基础设施建设主要分为三个方面:一是与消费者相关的支付基础设施建设 。二是商户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虽然新加坡银行普及率很高,但是还有一些小商贩不愿意接受信用卡支付,因为其收费较高。新加坡目前采用了CFC协议,提供几乎免费的支付网络基础设施,降低线上支付的成本。三是构建 MyInfo公开数据平台。这个公共基础设施是由政府发起的,整合各个相关政府机构存储的数据,打破数据壁垒,为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详尽的数据支持。新加坡银行已经可以实现远程开户。
  泰国政府也在积极推动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泰国内阁在2016年推行了“国家电子支付总体规划”,这个规划里涉及了多项金融科技的基础设施建设。泰国推动的“Promptpay 支付系统”帮助降低了电商的交易成本。劳工部和财政部推出了 e-Tax 项目,商户可以通过线 上的电子税收系统支付增值税(VAT)和预提所得税(WHT)。
  从中国的情况来说,一些亚洲国家政府在推动支付体系现代化方面的努力,极大地推动了电子支付工具的普及。中国金融科技发展面临的最大短板之一就是缺乏大数据。比如在当前信用文化的条件下,要求 P2P 平台只能做信息中介,又不允许平台调用央行的征信系统数据,绝大多数平台都无法生存。但实际上政府有很多信息,可以通过统一管理、处理,支持金融科技的发展。新加坡在整合各政府部门数据的基础上,可以让银行做到“远程开户”。但这个在中国迟迟不能落地,极大地约束了网络银行的发展。
  对金融监管的政策建议,通过学习亚洲国家的一些做法,考察组对中国金融科技监管提出如下政策建议:一是由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金融委)协调相关部门编制一个金融科技的发展规划。近年来,监管部门一直忙于规范金融科技的发展,但缺乏一个蓝图。虽然政府不可能跑到企业的前面,但金融创新不应该放任自流。政府对于总体金融与金融科技的布局要有一个全局性判断和顶层设计,哪些领域需要雪中送炭、哪些领域可以锦上添花?
  报告指出,在这方面,新加坡、泰国等政府做得比较好,当然也可能得益于后发优势,它们对金融科技的做法是先谋定而后动,先学习、研究,再结合市场发展判断突破口可能在哪里,潜在的风险是什么。
  在金融科技领域,大家首先要清楚自己的细分赛道在哪里,每一个赛道的成熟期是不一样的,有的基本上是可以落地的,有的可能到落地还有一段时间。站的是细分领域不同,投资人对创业者的预期也不一样。我们一直在说要鼓励人工智能、物联网、云服务这些是快速发展的行业,但今年,投资人可能看的会更具体。不会因为投资人说“我是做大数据的,我是做人工智能的”就给钱,他一定会问的非常细。
  现如今,中国和美国在创业公司比重上选择了非常不同的路径,中国的路径是“赢者通吃”,阿里和腾讯两家机构基本上渗入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无论是当时腾讯做社交也好、还是阿里做零售也好,大家最后都进入焦灼的争抢地盘的状态。在金融领域也一样。近日,记者从西安市政府办公厅获悉:为促进科技、金融与产业的深度融合,推动科技成果转化,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打造“硬科技之都”,近日,西安市政府办公厅印发《西安市科技金融产业发展规划。
  《规划》提出,西安要打造“一个中心”,即科技金融创新中心;建好“两个平台”,即科技金融服务平台和区域资本市场融资平台;完善“三个体系”,即政策体系、机构体系和产品体系;实现“三个10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