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市乾元国学研究网 > 精品课程 > 用新的金融科技证券化做东西

用新的金融科技证券化做东西

来源:hg0088 发表时间:2018-07-08 13:20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出席“2018第四届中国财富论坛”,并在“科技金融始建于规范”主题大会中发表观点,他表示,金融及金融科技的底色是信用,底色不好,金融科技更容易办坏事。但是金融和科技金融都没有错,金融科技再新,如果金融底色不好,也是一种割韭菜。
  王忠民称,我们应该在金融或金融科技上,完成一次历史的洗礼和革命,即把中国人的信用场景、信用底色、信用逻辑全部建立起来。“穷人唯一的有的资产是信用资产,而不是有形资产。”王忠民说,如此,穷人和中小微企业就能够借到贷款。
  他强调,从一开始到今天,所有人都没有在信用当中真正的走向市场经济制度,主要是利用金融科技去套利,而不是真正的让金融配置全社会的有效资源和发展。王忠民呼吁,以新的金融科技,寻找金融底色,改变金融的底色机制,从而让金融和金融科技步入真正的信用发展的有效两轮驱动。
  以下为演讲全文:
  说到金融科技,毫无疑问,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机构都在寻求它的场景,寻求它的爆款,寻求它的介入力度。但是今天看起来,这中间又出了好多问题,所以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个话题,叫金融科技的底色是什么?
  这个话题可以延展到金融的底色是什么?或者说经济的底色是什么?一句话来概括,是信用问题。金融无非是把所有的信用,如何在全社会当中挖掘得更充分,配置得更恰当,使用得更有效。
  当市场经济成为经济真正的有效部分时,除了把信用发挥到最佳的金融端口之外,还把全社会任何一个人的财富、资产、有形无形的东西,特别是无形的信用变成最有效的特色和资产。
  今天再看,无非是把底色的东西,加上最新的科技,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或是智能化等,呈现什么样的场景和工具性的运用。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发现,如果金融科技的底色不纯,底色不好的时候,也就是说全社会的金融信用机制不好的时候,金融科技本身也能干坏事情,而且更方便、更容易、更有效。但是我们这个时候回答说,不是金融科技错了,而是因为底色不够健康,不够健全,不够有效。
  比如刚才提到的,“空气币”ICO,本来ICO是把某种有形的财富,或能够带来未来现金流及成长的东西证券化或ICO。结果现在故意把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东西ICO了,实际是把不讲信用的逻辑放到证券化,用新的金融科技实现证券化。但是,这不是金融科技错了,而是不良的心和不信用的心坏了。
  我们在金融场景有没有干坏事情?突然发现,今天所有人看到宏观统计数据和自己的财务账本时,会想说是数据没有反映真正的事情,今天股市当中打得最多的还是欺诈上市,上市时的基础信息不对。今天M2很大,如果看经济稍微有点问题,就要放更多的货币,是信用不能把它传导到最有信用的使用者以及传导到那个机构和个人的头上去。
  我们今天看任何一个东西,才发现今天整个经济、金融和金融科技,应该完成一次历史的洗礼和革命,就是把中国人的信用场景、信用底色、信用逻辑全部建立起来。如果建立起来,今天就不是所有的贷款都要抵押,都要担保,而是基于信用的东西。
  如果说中小机构特别是企业,都贷不到钱,如果说小企业跟大机构比缺有形财富,但是如果小企业有一个财富是信用,能不能贷到款?穷人唯一有的资产是信用资产,而不是有形资产。
  我们回答所有这些问题的时候,才发现从一开始到今天,所有人都没有在信用当中真正的走向市场经济制度,因此我们在市场经济的实体中,搞了一些坏事情。
  当然,我们也成功了好多,利用金融科技去套利,而不是真正的让金融配置全社会的有效资源和发展。今天,又到了金融科技的时候,又用最新金融科技的方法,管你听懂没听懂,先赶快割一茬韭菜,骗你一把。
  回到今天,金融没有错,科技金融没有错。反过来说,今天信用体系对改造信用机制有没有作用?如果说所有的社会行为、语言行为、学习行为,金融当中的行为,都以区块链的账本,把所有的信息、价值传输,交易全部记载清楚,我们就完成了一件信用底板的事情。其中,个人所有的行为、语言和交换,全部永续记载,不可篡改。
  这个时候,当我们满足了中国人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时候,每个人都不干坏事情。第二,不管用什么方法,如果干得好的事情,基于信用的,就可以快发展、快成长,这时信用就有无限的场景、无限的价值化,就可以利用信用换来信贷,可以畅行无阻,做任何事情。今天金融完成到这一步,等到金融科技来的时候完成得会更多。
  更有意思的是,当信用是负面东西的时候,我们用金融和金融科技,可以把一切负面东西找准,而给予社会在信用制度当中成本最大化,最后就没效了。金融科技到来了,才有助于改变中国的信用基础制度,让金融和金融科技更好。
  最后一个逻辑,信用这种财富和有形财富不一样,一旦找到了它的原点,一旦可以由金融、金融科技场景无限应用的时候,信用的财富可以有无穷大、无穷广、无穷深。反之,如果没有建立起来,所有的金融都在反向的时候,我们的信用财富就会毁于一旦,就会无穷小,化为零、化为负值。
  非正即负,人人都光想着骗人了,如果按照这个逻辑下去,即使用了金融科技的手段和方法,社会运行真正的财富就越少。所以我呼吁,以新的金融科技,寻找我们的底色,改变我们的底色机制,从而让金融和金融科技步入真正的信用发展的有效两轮驱动。 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财经》智库承办的2018中国财富论坛于7月6-8日在青岛举行,今年的主题为“探寻开放与监管新范式”。腾讯财经对本次论坛全程直播。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在论坛上就“金融科技的底色”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这个话题可以延展到金融的底色是什么?或者说经济的底色是什么?回到根本上,我一句话来概括,是我们的信用问题。金融无非是把所有的信用如何能够在全社会当中挖掘得更充分,配置得更恰当,使用得更有效。
  王忠民呼吁,以新的金融科技,寻找我们的底色,改变我们的底色机制,从而让金融和金融科技步入真正的信用发展的有效两轮驱动。
  以下为文字实录:
  王忠民:说到金融科技,毫无疑问,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机构都在寻求它的场景,寻求它的爆款,寻求它的介入力度。但是今天看起来,这中间又出了好多问题,所以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个话题,叫金融科技的底色是什么?
  这个话题可以延展到金融的底色是什么?或者说经济的底色是什么?回到根本上,我一句话来概括,是我们的信用问题。金融无非是把所有的信用如何能够在全社会当中挖掘得更充分,配置得更恰当,使用得更有效。当市场经济成为经济真正的有效部分的时候,除了它把金融这样一个把信用发挥到最佳的金融端口之外,还把全社会任何一个人经济的财富、资产、有形无形的东西,特别是无形的信用变成最有效自己的特色和资产。如果我们今天再看,最新的科技,不管是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不管是智能化或等等东西,无非是把底色的东西,呈现什么样的场景和工具性的运用。
  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才发现,如果金融科技的底色不纯,底色不好,底板不好的时候,也就是说全社会的金融信用机制,社会的信用机制不好的时候,金融科技本身也能干坏事情,而且更方便、更容易、更有效。就出来了,但是我们这个时候回答说,不是金融科技错了,而是你这个底色不够健康,不够健全,不够有效。
  比如你刚才提到的,我可以把“空气币”ICO,本来你ICO的是某种有形的财富,或者能够带来未来现金流或成长的东西,你去证券化或ICO,结果现在故意把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东西ICO了,实际是把你不讲信用的逻辑放到证券化,用新的金融科技证券化做东西,不是金融科技错了,而是你那个心坏了,你那个不良的心和不信用的心坏了。
  好了,我们今天说我们在金融场景有没有干坏事情?突然发现,我们今天所有人看到宏观统计数据和自己的财务账本的时候,我记得曾有领导提了说大家不做假账,如果我们今天一说,是数据没有反映真正的事情,今天股市当中打得最多的还是欺诈上市,你上市的时候,基础信息都不对。
  今天M2那么大的东西,如果看经济稍微有点问题,要放更多的货币,是你这个信用能不能把它传导到最有信用的和使用者传导到那个机构和那个人的头上去。如果我们今天看任何一个东西的话,才发现我们今天整个我们的经济,我们的金融和我们的金融科技,应该完成一次历史的洗礼和革命,这就是把我们中国人的信用场景、信用底色、信用逻辑全部建立起来,如果我们建立起来,我们今天就不是所有的贷款都要抵押,都要担保,而是说你基于信用的东西。如果说我们中小机构特别是企业,都说贷不到钱,如果说你跟大机构比缺的是有形财富,但是你有一个财富是信用,能不能贷到款,穷人唯一有的资产是信用资产,而不是有形资产。我们回答所有这些问题的时候,才发现是我们从一开始到今天,所有人都没有在信用当中真正的走向市场经济制度,因此我们把搞市场经济的实体这一部分,搞了一些坏事情。
  当然,我们也成功了好多,又把我们的金融全部搞向在这里面去套利,而不是真正的让金融配置了全社会的有效资源和发展。到了今天,我们又到金融科技的时候,又用最新金融科技的方法,管你听懂没听懂,先赶快割一茬韭菜,骗你一把。
  回到今天,金融没有错,科技金融没有错,反过来说,今天信用体系对改造信用机制有没有作用?来了,如果说所有的社会行为、语言行为、学习行为,金融当中的行为,都以区块链的账本,不是你一个人的流水账和复式账,而是把你所有的信息、价值传输,交易全部记载清楚,我们就完成一件信用底板的事情,你所有的行为、语言和交换,全部永续记载,不可篡改。这个时候,当我们满足了中国人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时候,每个人都不干坏事情。第二,不管用什么方法,如果干得好的事情,基于信用的,就可以快发展、快成长,你的信用就有无限的场景、无限的价值化,这时候你的信用就可以换来信贷,可以畅行无阻,可以做任何事情,这是今天看金融完成到这一步,到金融科技的时候完成得更多。更有意思的是,当信用是负面东西的时候,我们用金融和金融科技,可以把一切负面东西找准,而给予社会在信用制度当中成本最大化,最后就没效了。
  如果金融科技来的时候,才有助于我们改变中国的信用基础制度,才让我们的金融和金融科技更好了。
  最后一个逻辑,信用这种财富和有形财富不一样,一旦找到了它的原点,一旦可以由金融、金融科技场景无限应用的时候,信用的财富可以有无穷大、无穷广、无穷深。反之,如果没有建立起来,所有的金融都在反向的时候,我们信用财富就会毁于一旦,就会无穷小,化为零、化为负值。非正即负,人人都光想着骗人了,这个时候社会运行真正的财富就少了,即使用了金融科技的手段和方法,如果按照这个逻辑下去,所以我的呼吁是,以新的金融科技,寻找我们的底色,改变我们的底色机制,从而让金融和金融科技步入真正的信用发展的有效两轮驱动。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