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市乾元国学研究网 > 国学专栏 > “移动互联网产业第五城”

“移动互联网产业第五城”

来源:hg0088 发表时间:2019-04-06 13:05
    相比安全退休的中高层,那些“干了十来年、职务不上不下,收入不低但还没有实现财务自由的中年人”更为焦虑。他们一方面脱离了一线,业务敏锐度降低,另一方面和公司高层隔着距离,对未来和全局的把握不够,出现“空心化”。
  这导致一个悖论:不上不下的管理层,既不愿重回一线,又做不了高层,但企业为其付出的成本高昂。
  “一个四十来岁的人,他的收入可能是应届毕业生的三倍。如果三个应届生来干他的工作,可能效果不见得差到哪儿去。”方佳说。
  在她看来,“三四十岁的人,如果在事业单位或者政府机关,其实还算是年轻力壮、事业处于上升期的人。但在互联网公司不一样,互联网公司整个团队非常年轻化,产品的更新迭代特别快,需要各种创新。”互联网创业公司遭遇“成长的烦恼”,掀起裁员潮;今年,以BATJ为代表的头部互联网公司不约而同要对团队进行“调整优化”。
  马化腾表示要调整10%的中层干部,拿出20%的名额给年轻人;京东宣布要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百度则推出退休计划,选拔更多的“8090后”进入管理层。
  这一次,巨头将调整的重点瞄准了内部中层。调整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互联网公司遭遇“中年危机”,腾讯、阿里、百度、京东,这四家互联网公司平均年龄已经超过20岁。如果参照全球500强企业平均寿命为40岁的标准,中国最头部的互联网公司,正集体步入中年。今年全国两会,中央提出要下决心进行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湖南在接下来的发展中,也当顺势而为,为企业减去不必要的税费,增强企业尤其是中小微、初创企业的创新试错承载能力,让他们突破条条框框、斩断无谓牵绊,昂首阔步创新发展。方佳认为,在互联网公司,如果做不到在某个专业领域特别顶尖,或者在某方面不可取代的话,焦虑感就会非常重。 培优营商环境,首要的便是简审批优服务,让企业家安心搞经营。去年省委书记杜家毫发出欢迎企业来湘建“第二总部”的邀约,一年时间内,30多家企业纷至沓来,今年峰会上,许多刚落地的企业就自发点赞湖南的营商服务。如今,新的合作愿景已经许下,我们更要坚定服务意识,将营商工作做实、做细、做到位,用真心诚意换来更多合作伙伴。
  将减税降费落实到位,切实为企业减负。一家初创企业在从“0”到“1”的跨越道路中,前期成本高企常常是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解决问题,平衡利益,是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强项。但这并不意味着执行起来就很容易。为期三天的互联网盛宴——岳麓峰会落幕了,但新征程才刚开始。如何把峰会上许下的美好期盼变为现实,如何让吸引而来的客商扎根湖南共谋发展,是当下我们需要迫切思考的问题。
  近年来,湖南抢抓信息革命的历史机遇,着力推进互联网产业发展,成绩令人惊羡:百度、华为、腾讯等行业巨头纷纷落子布局;映客、拓维、安克等企业发展势头强劲;移动互联网产业迈过千亿台阶;主阵地长沙逐渐成长为“移动互联网产业第五城”。
  不沿边、不靠海的湖南缘何在短短时间内崛起一支互联网湘军?在腾讯工作期间,这些员工也收获了应有的回报。根据腾讯历年财报,2009年,腾讯员工的人均薪酬是28万元,2018年,已经涨到了78万元,翻了3倍。这些早期加入的年轻人,享受了公司增长的红利,但公司却开始面临新问题:公司整体老化,创新能力减弱。
  但互联网行业的更新迭代和竞争博弈,一如既往。这些曾经的年轻人已经步入中年,还能延续战斗力吗?不愿回一线,也当不了高层对于裁撤中层的做法,互联网大佬口径不一。马化腾称之为“调整”,刘强东则称之为“末位淘汰”,百度表示要选拔更多的8090后年轻人进入管理层。
  以腾讯为例,腾讯今年“21岁”,员工超过5万人。方佳表示,在腾讯内部,总办-副总裁是高层;各个BG的GM是中层;再下面一层是基层干部,主要是总监和组长。这次腾讯调整主要针对的是GM这一层。水深则鱼悦,城强则贾兴。随着互联网、物联网、智联网融合发展的迭代升级,地区竞争日益走向白热化,与其他更发达的城市相比,我们的硬件设施或许在短时间内难以赶超,但培育好的软环境也可以弥补我们的不足,并以此吸引客商的投资目光,留下他们与湖南共谋万物互联的美好未来。
  但这些互联网巨头们,有自己的方法应对,比如,启用更多年轻人。方佳收到腾讯的内部邮件,得知一个消息:腾讯进行人事调整,涉及腾讯网总编辑、资讯运营部总经理王永治。
  王永治是腾讯的“老人”,2005年加入腾讯,至今已经近15年。
  方佳点开朋友圈,马上刷到了媒体的报道,有媒体称王永治宣布从腾讯退休,“或与腾讯目前正在进行的内部中层退休计划有关”。
  随后,腾讯给出官方回应:基于梯队建设考虑,王永治一年前就跟公司确定了退休时间,力推年轻团队接班。如今王永治是从中干角色转为公司顾问,并非完全退休。
  方佳觉得有点突然,却不意外。其实从去年开始,腾讯的内部调整就开始了。
  腾讯在去年9月进行了历史上第三次大规模架构调整,资讯运营部从此前的OMG事业群,被拆分整合进PCG事业群。原OMG负责广告系统业务的腾讯集团副总裁郑香霖、大客户部销售总经理翁诗雅先后离职。
  去年11月,刘炽平在腾讯20周年会议上表态,未来一年有10%不再胜任的管理干部要退,重点就在中层干部。
  百度推出了高管退休计划,表示要选拔更多的8090后年轻人进入管理层。百度第一个申请加入退休计划的人,是总裁张亚勤,他将在今年10月退休。
  密集的退休和离职的消息,在这些互联网公司中营造了一种微妙的危机感。
  “在互联网公司,年龄的危机感特别重。”70后的方佳表示。她目睹了腾讯从一家不到1万人的公司,膨胀到超过5万人,受益于公司各项福利和保障的完善,身边很多同事伴随公司一路走来,习惯了相对舒适的环境,不愿意离开。
  前腾讯员工杨东告诉燃财经,在腾讯“组-中心-部-BG”的架构里,大部分中层员工集中在“部”这一级,“积压的没坑、没提拔的大有人在”。
  “腾讯的管理岗分为L1、 L2、 L3、L4等级别,L3可能就是这次腾讯进行中干调整的重点。杨东透露。
  按照杨东的说法,“以往没有认证的小头头混个L1的组长,四五年很正常,L1到L2最快也要三年。这次调整,L3撤下来一批,激活有潜力的L2,提拔L1,同时加大力度去业界招人才。”
  
  从五年前的“湖湘汇”到如今的“岳麓峰会”,可以看出湖南发展互联网产业上独具慧眼、敢为人先。“上半场”,湖南通过顶层战略设计打造的“政策洼地”,引来技术人才资金聚集,斩获不少。如今,中国互联网已进入竞争的“下半场”,全国各大城市早已觉醒。且不说一线城市继续发力领跑,周边城市也不甘人后。如武汉举全省之力打造“中国光谷”,贵州深耕“国家大数据综合实验区”。这一切都在提醒着我们,中流击水,不进则退。要想在激烈竞争中胜出,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就要继续优化营商环境,让客商进得来留得住,进而成为推进湖南互联网发展的“主人”。
相关文章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