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市乾元国学研究网 > 国学专栏 > 物业基础条件也经常成为创业团队的“槽点”

物业基础条件也经常成为创业团队的“槽点”

来源:hg0088 发表时间:2019-03-08 10:53
   由于创业早期资金紧张,也非常需要流动资金,创业者一般不希望一次性支付全额租金,所以有些企业主营的孵化器探索出的金融分期付等模式,以及政府孵化器提供的奖励减补等方式更受欢迎。此外,物业基础条件也经常成为创业团队的“槽点”,多位创业者向记者反映过所在孵化器空间结构不合理、车位难求、网速很差、保洁不佳等基础体验问题。他们更多地强调,在讨论孵化器提供增值服务之前,先要把基础服务做好。
  相比之下,有些孵化器已走出基础服务阶段,开始提供商业服务。商业服务也正是上一轮创业投融资火热时孵化器最喜欢用来打的一块招牌,在许多孵化器的宣传材料中,能够对接多少家资本、举办过多少场路演活动往往被着重标出。再加上企业注册、政策申报等,成为当前孵化器主打的服务板块。 “孵化器毕竟不是行业公司,在专业性上没法比,价格也没有优势。”她介绍,项目在星云孵化时获得的帮助主要来自软件服务,包括及时的行业资讯,以及与业内专家交流讨论项目产品方向等,均对项目早期的发展定位与起步产生了实际效果。在他看来,对于孵化早期项目来说,孵化器服务的本质是孵化一个团队,而不是孵化一个产品。孵化器应该首先帮助创业者梳理创业动力和目的,其次帮助梳理其掌握的资源匹配度,最后再导入一些资源加速发展。
  “要说最大的挑战,还是观念上的。”刘青说,作为一家民营孵化器,不可能只讲理想,不填饱肚子,“否则22万平方米的孵化器成为一个空城,那很说不过去”,但又不想成为出租场地的地产项目,所以关键是如何做好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平衡。因此做好资讯、培训、交流等软件服务更为重要。为在孵企业注入资源,华新园有先天优势。刘青认为,要想成为一个专业型孵化器,需要依托一个专业领域的龙头企业,因为它有资源。“做专业领域,没有专业背景是不行的,”
  刘青解释,起初团队寻找客户时考虑到,对外打广告不如近水楼台先登月。华新园依托的金发科技,本身就有丰富的客户资源,初期助推华新园成长的“血液”,主要来自金发科技上下游的企业,“企业品牌和技术资源在这,这些客户知根知底,容易引入资源。”
  孵化器一方面追求专业,一方面也不得不解决填饱肚子的问题。身为国家级孵化器的华新园已走过五年,企业入驻率已达到100%,园区内共有千人计划专家20名,而其所在的黄埔区、开发区总计83名,占比达24%,可谓是高级人才集聚地。成绩之下,孵化器成长时经历过怎样的痛点?据统计,自2016至2017年,两届华交会累计参展企业125家,参展人数2200人,促进产品交易总额2100多万元。 “成渝城市群综合科技服务平台研发与应用示范”项目由重庆市科学技术研究院牵头,联合中国科学院成都文献情报中心、重庆大学、机械科学研究总院、重庆科技服务大市场公司等25家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共同承担,并拥有23个国家级科研基地、43个部省级研发平台,以及院士、国家百千万工程领军人才、“千人计划”人才和长江学者等众多优秀人才。
  该项目将以新一代信息和网络技术为支撑,以提升现代服务业科技创新支撑能力与水平为主题,以推进互联网与现代服务业及实体经济融合发展为主线,打造现代科技服务支撑平台。结合成渝城市群产业特点,重点为汽车、物联网、集成电路、工程机械和生态环保等成渝城市群装备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提供智能化科技服务支撑,有效带动成渝城市群科技服务资源高效共享,构筑智能化现代科技服务新生态。同时,项目将重点面向川渝两地高新区、国家科技服务业试点区域和国家开发开放区,打造国家级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形成全国科技创新资源及科技服务集聚高地。“在入驻率未超过30%时,可以主要考虑怎么填饱肚子。”刘青介绍,这个平衡点就是入驻率。一旦超过这个入驻率,就一定要对引入项目有更大要求。近年来,也有一些世界500强、国内外知名企业考察华新园后,希望在此成立华南分公司,但她并不感冒。虽然从收入来看,大公司来了,租金有保障,但从一个园区的生态系统发展来看,这些公司只是把一些销售运营团队引入进来,并非公司的技术核心团队,“来这里并非是做创新的,所以我是拒绝的。”
  为何不把利益最大化?刘青坦言,园区主要收益来自园区场地出租和申报项目补贴。但如果只强调收益,那么孵化器性质就变了,也丧失了自己的客户资源,“为何我们不用做太多宣传?因为如果入驻客户满意我们的服务和定位,自然会对外推荐华新园。”据项目负责人介绍,成渝城市群综合科技服务平台将聚集成渝城市群研发设计、检验检测、创业孵化、科技金融、科技咨询等科技服务资源,开展区域应用示范,培育科技服务核心企业,服务一批产业核心企业和中小企业,驱动现代科技服务业发展,促进装备制造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等产业集群在成渝两地、区域中心城市和周边辐射城市合理布局和协同发展。
  去年,科技部启动实施“现代服务业共性关键技术研发及应用示范”重点专项,探索科技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创新模式与体制机制,并首次按照国家级城市群进行布局。首批布局成渝城市群、京津冀协同创新区、长三角城市群、哈长城市群4个国家级综合科技服务平台及应用示范项目,每个城市群仅布局1个。 孵化器属于“科技服务业”,作为服务业的一种,服务能力和服务质量是运营团队应该关注的重点。国内孵化器经历了一轮双创热潮后数量出现了飞跃,服务能力是否有提升和进步?
  南都记者近日走访广深孵化器发现,在经历过基础和商业服务阶段之后,如今,更多双创企业更为关注的是,孵化器能否提供专业服务,为企业注入专业资源。
  在联想之星星云加速器CEO杨海涛看来,这符合孵化器发展规律。国内孵化器服务可总结为基础服务、商业服务和专业服务三个层次,总体来看还处在早期发展阶段。未来孵化器行业应该按照服务业的路径整体发展,根据服务对象的需求补足打造专业服务。
  2012年9月,刚离职不久,原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后再找新工作的刘青,忽然接到友人电话:“9月18日要去广州做孵化器,要不要一起?”刘青感到有点懵,但又觉得是个不错的机会,便爽快答应了。9月22日,她从上海匆匆来到广州,创业目标是打造一家专业型孵化器。
  从火炬中心公布的数据来看,自2011年国内孵化器首次突破1000家后,孵化器同比增长速度直线上升:2012年同比增长16.5%,2015年同比增长则达到44%。
  2012年可谓是国内孵化器迅速增长的分水岭。作为在这一年重新进入孵化器圈子的刘青,起初也有困惑。“真正的孵化器就是烧钱的;要不就是做房东,类似商业地产,孵化器只是一个华丽的外衣。”刘青坦言过往孵化器的现状。
  何为真正的孵化器?杨海涛认为,孵化器所属的行业被称为“科技服务业”,本质上是服务业的一种。业内对地产物业主体运营的孵化器诟病较多,主要原因是,如果其目的仅是收取房租赚钱,那就根本谈不上其他服务。而对于以赚取科技企业成长的长期收益为目的的孵化器来说,基础的物业服务和增值服务都要重视和提升,按照服务对象的需求提高服务质量和水平。
  目前国内孵化器的服务体系可以总结为三个层次:一是基础服务,即办公空间、物业管理服务,是每个孵化器都提供的基础性功能;二是综合商业服务,包括企业注册、政策申报、投资对接、管理咨询、交流活动等等,这部分服务许多孵化器都有提供,不过因为各自资源能力不同,在服务水平上各有侧重;三是专业服务,主要由专业技术孵化器提供,围绕某一特定技术领域提供的专业服务支持,比如配套生产设备、专业实验室、专业供应链、垂直领域专家培训等,门槛较高,需要孵化器专门投入或者有相应的资源积累。
  企业如何评价这些服务?采访中,多位广州创业者表达了对所在孵化器基础条件的意见。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关心租金价格高低,创业者对于支付方式也很敏感。
  不过在火热过后,经过实践检验,商业服务中似乎有很多并不能对科技企业孵化真正产生帮助,有些在运营上也碰到问题,渐渐遇冷。以创业路演和相关活动为例,南记者近日观察发现,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官网上,原来引以为创新点的“街区活动”日历栏目自2017年开始发布的信息就寥寥无几,与之前形成巨大反差。同样,一位深圳孵化器运营人员向南都记者介绍,近来较少举办创业路演活动,一些原来承担路演活动功能的孵化器、创业咖啡等正在退出。“并不是说萧条了,其实很多孵化器发展得很好,只是大家发现活动搞太多并没有什么意义。”
  此外,随着近两年所谓的 “资本寒冬”,风投机构对创业项目的投资趋向理性,市场不再需要那么多且频繁的创投对接服务。另一方面,专门从事创投对接、政策对接等服务的企业越来越多,孵化器在服务质量、价格上往往并没有优势,创业者也因此更倾向于找外部专业公司合作。
  从上述种种表现来看,孵化器最终要拼专业服务,才能赢得初创企业青睐。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的孵化器大军中,最容易跟着市场需求调整的专业型孵化器,应该是投资主体为民营企业的孵化器。资料显示,星云加速器自2015年开业至今,三年内在北京、深圳、武汉、杭州等8城市运营了10个中心实体,共服务超过300个初创项目。300个项目中有85%的项目拿到投资,A轮以上占1/3,成功孵化项目包括思必驰、中科虹霸、慧灵科技、睿视智觉等。
  据介绍,目前星云的专业服务主要分为两块:一是“软件”,主要是创业培训,其资源和经验继承自联想之星,拥有较长时间的积累。二是“硬件”,即供应链服务,被视为星云加速器开业之后的核心。2015年11月,星云投入数百万元在孵化器内自建了“原型云工厂”和一个硬件实验室,可以为项目提供小批量加工服务,希望项目能在孵化器内完成从方案到量产的试验调整过程。记者近日前往星云深圳湾创业广场加速中心发现,“工厂”内有数台较大的生产加工设备,实验室中是数量更多的小型设备。
  在星云孵化“毕业”的某企业CEO方先洋认为,星云将供应链服务能力作为核心有待斟酌。
  尽管如此,观念上的碰撞一直在进行着。最近,有创投来到园区,希望刘青推荐一些好的电子信息企业。“我开始还有点抗拒,我们也有创投公司,干嘛把自己孵化的项目推荐给别人?”后来她被同事的一番话扭转了观点,“同事说,既然我们谈了这么久都谈不拢,就不应该阻止人家寻求成长的机会,如果还是拒绝,就是对企业的不负责任。"这给了刘青启示,孵化器是要做挖渠人,尽量给在孵化项目提供四通八达的信息和资源渠道,“不是你的,就算你强留住也没用,和结婚谈恋爱是一个道理。”
  “远亲不如近邻,即讲交情,又讲交易”
  “为何国家、省、市要出台指标考核孵化器?其实孵化器就像是一所大学,所以要检测你的软硬件能力。”刘青比喻,园内企业就像学校的学生,园区要考虑提供教育资源。
  从目前首届中国孵化器50强入选的孵化器信息可见,孵化器提供技术资源支持的方式主要有邀请专家来园内讲座,或不定期邀请专家为园内部分企业进行技术指导。此外是依托孵化器投资方的资源平台,为在孵企业解决技术难题。但刘青和项目团队认为,最好的办法,还是要靠在孵企业互通彼此需求,互相解决技术难题。为此,孵化器团队对外打出一个口号:“世界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卖挤出机的你,不知道邻居是卖改性塑料的。”
  园区要搭建交流平台,思路参考了微信构造线上熟人圈的概念,并改为线下交流。园区高层还给出了两个硬指标:2016年,孵化器运营团队要促成园区内部交易额达到365万,解决365项难题。“这意味一天要解决一个问题,怎么解决?不仅要了解企业诉求,还要企业之间彼此相熟。”刘青说。
  华南新材料创新园举办的华交会现场,为此,华新园推出“boss下午茶会”。2016年,华新园入驻率已达到了80%,共有400多家企业,能否彼此相熟,是一个挑战。华新园组织园内企业每周一次下午茶,提供彼此交流的机会,还会根据企业类型,制定不同主题的交流会,“比如生物制药,新材料,还建立校友圈。”通过多期活动后,最终整理出150家活跃客户,再借此带动园区其他客户。
  刘青看来,虽然这个方式有点原始,但确实为后来的交流工作打下了基础。2016年5月,孵化器运营团队又推出了华新园版“广交会”。“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即讲交情,又讲交易”是华交会的主题。会上,园区内有终端产品的企业可以现场卖终端产品,有技术的企业可以展示技术成果。企业还有机会认识产品研发上下游的伙伴。
  刘青拿园区企业生产的一组音响举例,这台机器的生产商此前一直在为产品散热问题感到困扰,未曾想,在华交会上,相邻展台的企业便是这个领域的行家,两家沟通后便解决了散热难题。“相比不定期找专家,不如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解决园内企业彼此的技术难题。”
推荐新闻